天气预报:
【阿盟】平凡人生 忠诚卫士 ——记阿拉善左旗公安局离休老干部史进仓同志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网 | 时间:2017-11-27 06:32:00 | 文章来源:宣传处
  编者按:公安队伍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队伍,也是一支英雄辈出、正气浩然的队伍。本文主人公史进仓同志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名老兵。从警以来,他始终保持良好的政治本色和警察品格,始终保持着对党和人民无限的忠诚,对警察这个神圣的职业无比热爱和满腔热血,书写了自己无悔的从警人生。 

  党的十九大号召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勇前进。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中国精神,伟大的征程需要伟大的中国力量。不忘初心、再立新功,是党和人民对公安战线的殷切期望。把忠诚刻在心上,让警徽照耀人生,阿左旗公安战线在老一辈革命者精神的激励下,必将交出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人民群众的新答卷。 

  2017915日,阿左旗公安局离休民警史进仓同志因病去世。史进仓同志是阿左旗公安局一位离休干部,是公安战线上一名久经考验的老战士,他的一生历经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抗美援朝、改革开放等重大历史时刻,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但他身上所蕴含的不辱使命、忠诚奉献的老一辈革命者的精神风范,像一面旗帜不断激励着后来人。 

    书山有路勤为径 

    19496月,史进仓在宁夏原金吉县参加革命,1953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战火硝烟的革命年代,不仅磨练了史进仓的坚强意志,同时也让他相信“知识改变命运”的真理。 

  1951年春天,史进仓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六十四军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战场上,通晓医护知识的史进仓成为后方驻地一名救死扶伤的卫生员,他和战友冒着炮火抢救伤员,帮助受伤的战士止血、上药、包扎伤口。1953年,由于护理伤员的出色表现,史进仓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六十四军教导团荣获三等功。 

  史进仓热爱学习,也正是学习改变了他的人生。他出生在农村,在他的家乡宁夏回族自治区平罗县头闸乡外红岗小学、渠口乡永亭小学、头闸高级小学,这位农民的孩子断断续续地上了八年。由于对当时土地政策以及农村基本技能的知识储备,196410月,史进仓被选拔担任宁夏盐池县马儿庄公社党委书记,成为当地让老百姓信得过的年轻干部。 

  爱学习、爱看书的习惯一直陪伴了史进仓一生。《毛泽东文选》的各种版本、法律法规的实用条款以及相关的国家政策,他都认真做了研读。 

  1987年,史进仓担任阿左旗公安局法律顾问,对全局的重大案情,他都提供了指导性建议,对案件的公平、公正办理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在他的个人档案中,有这样一段评价:“该同志在工作中,认真负责,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积极主动为旗局领导提供法律依据,解决疑难案件的处理和定性等工作,他经常深入干警中间,联系群众,搜集公安历史资料,负责公安史的编纂工作,在全体编写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了20万字的《公安史资料汇编》工作。”打开沉甸甸的《公安史资料汇编》第一集,所编纂的史资是从解放前的敌伪历时到1949年阿旗和平解放,一直延续到1990年期间的全部公安工作历史。收纳了解放前阿旗党政军机构、公安机构沿革、历任领导、大事记、干警实力统计等十二个方面的内容。史料确凿、实事求是、以史为鉴,为公安工作的继续发展提供了重要依据。 

  直到离休后,史进仓也没有丢弃学习这个习惯,《红旗》《半月谈》《人民日报》等报纸杂志,成为他的每日必读,他常常将最新的消息结合对公安工作的认识理解分享给儿女和前去探望的党委领导,成为阿左旗公安局借鉴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宝剑锋从磨砺出 

    1966年下半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史进仓也经历了“文革”的浩劫,在盐池县工作期间被划为“走资派”成为被斗的对象,并因此留下了手臂的终生残疾,直到1983年,史进仓才得以昭雪平反。尽管遭受不公,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他下乡和群众一起抓生产,吃苦耐劳,和群众打成一片。在史进仓的个人档案中,笔者看到他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只有共产主义才能彻底消灭剥削,真正过上人人共同富裕、幸福、自由的好日子。”追求共产主义,追求人民群众的幸福,这就是一位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崇高向往,也是一位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怀。 

  史进仓是在阿拉善左旗隶属宁夏期间参加公安工作。19697月到197010月,史进仓任宁夏盐池县革命委员会保卫处副处长。1970年底,他调任到宁夏阿拉善左旗革委会保卫处工作。1973814日旗委撤销保卫处,成立了阿左旗公安局,史进仓于10月担任了副局长一职。 

  当时担任副局长的史进仓 “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他和普通干警战斗在一起,工作在一起。上世纪70年代的公安工作,警力少,通讯、交通、办公等条件都比较落后,因此为破获一起案件、找一个证人都要大费周折。加上阿拉善左旗与蒙古国国境线接壤,地广人稀,公安工作不仅要维护边境安宁,也要克服处置各类警情的复杂。有时候为案件侦破找一点线索需要走上几十公里甚至几百公里,骑自行车成为当时最时髦的交通工具,大多数的干警只有骑着骆驼、坐着小驴车去办案,走几天几夜的戈壁砂石路才能到达报警现场;在路上遇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段,就只能吃干粮喝凉水充饥;困了累了就裹着黄皮袄在荒滩里凑合一夜。群众的土坯房、蒙古包内以及羊圈墙旁,是史进仓和战友的办公场所。多少个夜晚,他们是在煤油灯的昏暗灯光下一丝不苟地做完案情笔录。在当时侦查设备较为落后的条件下,没有摄像头取证、没有执法记录仪收集,破一起案件全凭平时的工作经验和扎实的侦查技能。 

  197311日开始,旗公安局决定由史进仓负责巴彦浩特、吉兰泰、呼鲁斯太三镇及全旗各公社持有机关户口的居民统一换发新户口薄的工作。19808月,史进仓被调到阿左旗旗委落实政策办任副主任一职,主要负责户籍政策的实施。在阿拉善,历史上就有户口管理制度,当时,全旗有八个“佐领”,每个“佐领”都有一本“沙拉当司”,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户口薄。在担任落实政策办副主任一职后,为了将户籍工作抓好落实,他常常深入到各镇和公社的群众家庭里做好人口普查工作,得到了旗委、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的一致好评。 

    不愧苍天不负民 

    一官来此几经春,不愧苍天不负民。史进仓常常说,他的“一切都是共产党给的!”1992年从阿左旗公安局法律顾问的岗位上离休后,他将多年工作、学习积累下的工作经验笔记留在了公安局,作为给年轻民警的“财富”。他还积极参加老干部党支部的党组织生活,支部书记李有财回忆说:“史进仓同志每次都很认真参加,只要是他身体允许的情况下,都是亲自按时上缴党费,而且还是双倍缴纳。”亲自缴纳党费这件事,一直持续到他患上了帕金森症后,才改由儿子到旗局代缴纳。 

  在同事眼里,他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老公安。在儿女的心中,则是一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不怎么“照顾”家的父亲。 

  儿子史学农回忆,父亲史进仓从盐池县调到阿左旗工作时,有着中专师范学历的母亲梁巧兰放弃了在盐池县小学教员的工作,随着父亲来到了阿左旗,成为了一名五金厂的铁皮工人。当时身为副局长的父亲没有借助职务之便给母亲找一个体面的工作,走上领导岗位后也没有安排儿女们的工作,正是如此,父亲落了母亲一辈子的埋怨。史学农说,   1984年,公安局向其他单位招录公安民警,原本有份工作的他就问父亲:“你是副局长,不如直接给安排一下吧”,没想到父亲严厉地说:“你要考就凭你的真才实学,考上了算你有出息,考不上你别说你父亲没本事!”至今,史学农都很清晰地记得招考时的题目:“你怎么看待公安工作?你对公安工作有什么想法?”史学农的回答自然是铿锵有力、充满了对公安工作的热爱和自豪之情,因为父亲对公安工作的执着和尽忠职守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在小事上,史进仓也是很严格地要求自己和家人。他是离休干部,享受着国家多项离休干部待遇,医药费100%报销就是其中的一项。有时妻子梁巧兰以他的名义开点家常药,他总会说“这是国家给我的,你开药用你的名”。这股“认真劲”一直体现在史进仓的住院记录里,没有一项多开的药方,没有一张不符合病情的药物单据,史进仓甚至会根据对药物的了解细心地核对药单,全心维护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廉洁奉公、实事求是的品格。 

  最后一次看到史进仓同志,是今年“七·一”随阿左旗公安局党委副书记苏民慰问离退休老党员活动中。今年,老人由于年事已高、身体各项机能大幅下降而多次住进医院。在中心医院的病房里,老人虚弱地躺着,看到慰问的同志他微微地露出了一丝笑容。此时的老人已经被帕金森症困扰着,但他还能聊上几句关于公安的老话题,最清楚的一句是:“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  (赵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