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包头】我的老爸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网 | 时间:2017-09-11 10:42:00 | 文章来源:
父亲今年七十多了,人们常说人活七十古来稀,所幸操劳了一辈子的父亲身体还算硬朗,老境的父亲喜欢和我唠家常,而我随着人生逐渐迈入中年的大门,渐渐与父亲亲近起来,我们常常一起聊起往事,不再是年轻时的剑拔弩张,一言不合就开仗。岁月无情亦有情,那些曾经温馨的往事,也点点滴滴涌上我的心头。

  父亲的身世很苦,生在解放前夕山西老家农村的一个地主家庭,从小就被过继给同村一户不生养的乡邻,乡邻又将父亲托给奶妈喂养,奶妈倒是很爱父亲的,一直抚养到六岁,期间据父亲讲,在他三四岁时,掉进了一口深不见底的老井里,所幸一根旁生斜逸的杨树根救了父亲,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长身体的时候又赶上我们国家自然灾害,为了一口饭机缘巧合来到口外包头,父亲是高小毕业,但也没好好念书,原因就是家庭贫困,八九岁的孩子跟着继父刮风下雨,寒冬腊月,靠街坊四邻周济一口饭吃,即便如此,父亲依然吃不饱穿不暖,绝大多数时饥肠难耐,冬天里破衣烂衫,还要拾柴拾炭筛沙维生。常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怎能安心在课堂读书。小时候听父亲说及此事我并不能够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苦难,大了以后想起父亲的童年,经常在脑子里闪现数九寒天一个饥黄枯瘦、穿着破旧的孩子,冻得发抖,回家没有火烤,没有娘亲,卷缩在某一个四面透风的角落......这一刻,我早已泪流面了!这个孩子是我可怜的父亲,是我慈爱的父亲。 

  艰难困苦玉成汝,有小不愁大,随着岁月的推移,拖鼻涕的小男孩眨眼就长成英俊的青年,年轻的时候爸爸甚是俊朗, 黄军裤裤缝儿笔挺衬衫雪白,颜值一点都不比今时今日的小鲜肉差,有不少女孩子暗恋他。父亲文化水平不高但识文断字,年轻时还常常做读书笔记,我曾经看过爸爸写的毛选读书笔记,我想是一方面归结于他好学后来参加了免费的夜校学习,另一方面与他娶了妈妈的缘故分不开。妈妈是老中专生,他们的婚姻纯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母亲的远房叔伯哥保媒,姥姥家子女众多,遂将二十一岁刚参加工作的母亲嫁给了父亲,当时的彩礼钱据说是300元钱,父亲说看过妈妈打篮球,运球传球控球投篮,就像一个假小子,回忆的时候我能够从父亲的言语表情中想象出父亲当年的欣赏爱慕的情怀。 

  父亲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父亲21岁时就有了我,小时候的我还是蛮崇拜父亲的。那时候物质很匮乏,孩子们的娱乐不像现在的这么丰富。冬天结冰了,他给我们手工制作小冰鞋,让我们在大院的垃圾冰上驰骋。春来了,他教我们糊纸风筝,怎样逆风而站怎样掌握平衡怎样放线撤线,带领我们去劳动公园的小山上放风筝。夏天,他带着我们去二机厂满是红虫子的泳池、黄河里游泳。秋凉了,他领着我们带上面包水骑自行车去黄河大桥观景。 

  父亲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年轻的时候喜欢做木工活,自己手工制作置办了一套做木工的工具,印象里家里的凉房里有斧头、不同尺寸的锯子、刨子、凿子、锉、木工尺、墨斗、锤子,家里的方桌、圆桌、柜子、板凳都是他自己的杰作。父亲做的东西虽然有些粗笨但结实、耐用。当然,因为是自己劳动的结晶,用着也舒服、顺手。家里现在还有父亲手工制作的菜刀、案板、擦子、炒瓢、板凳等等家具。 

  父亲还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随着我们四个孩子的到来,生活的重担都压在父亲母亲的身上,全家的日子更为艰难。可惜童年的我们少不更事,总是那么无忧无虑,全然体会不到他们的艰辛。我虽然出生在七十年代,但在我模糊的童年片段里,也有吃不饱的记忆,我所在的小学有个豆腐作坊,我小时候嘴甜,常常帮着做活,待遇就是可以挑些豆腐渣拿回家,父亲用以给我们改善伙食,家里有兄弟姐妹四个,我和大妹上小学,弟弟小妹上幼儿园,奶奶常说父亲是拉车牛,加之母亲要接济她的兄弟姊妹,父亲要给养父母养老,生活很是艰辛,母亲常说那时真苦啊,一对板箱、一铺大炕,一个火炉,大衣柜是父亲后来制作的,除此别无长物。一家人最常吃的就是咯锅面,一年也难见到肉丝。记忆里有一年冬天,达茂旗大旱大寒,草料奇缺,牛羊无法过冬,母亲的同学在达茂旗任职,送给母亲十几箱羊架子,父亲天天给我们炖羊架子,那时的烹调技术远不像现在这样花样繁多,上顿羊架子,下顿羊架子,结果一下子吃伤了,只要一看见羊肉就恶心,后来居然看见吃饭的圆桌都受不了,都有想吐的感觉。为了改善生活,父亲养过长毛兔、鸡,长毛兔的毛可以卖钱,贴补家用,肉、鸡蛋可以给孩子们改善伙食。那时我们全家最爱开的玩笑就是:妈妈问你的兔子养多大了?父亲就会夸张的伸开两臂笔画,这么大这么大,然后妈妈说,你的兔子赶上羊大了,然后父亲就缩小缩小成真正兔子大小,那时我们全家就会揶揄取笑父亲,然后全家人就会开怀大笑。那时印象最深的就是粉刷家和过年,因为只有粉刷家和过年了,全家人才可以吃到一碗纯净的白米饭,父亲做的肉炒蒜薹、西红柿炒鸡蛋、芹菜炒粉条、黄焖鸡,现在看来都是家常便菜,但是那时真是香啊,父亲母亲带领孩子们把家粉刷的四白干净,大家都累成狗,然后当父亲把光灿灿香喷喷的饭菜放在桌上,我们几个孩子早已垂涎三尺了,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味,怎样的一种享受啊!父亲和母亲一样,很少动筷夹肉吃,只是不停的把肉往我们碗里放。 

  父亲为了我们的饭桌,还学会捕鱼。那时黄河里的鲫鱼非常多,忘不了儿时提着鱼桶跟着父亲去打鱼的兴奋,早晨,父亲准备好干粮工具,骑着自行车,到黄河的水叉子,夏天父亲会用网子或是一点点药(那时不算违法),把鱼炸闷了,然后拉网在水里捞鱼。冬天的湖面,结满了坚冰,我和父亲到处找石头砸开冰面,一点点的砸,砸出一小片湖面再撒网,傍晚时分,父亲总是满载而归,晚上一锅香喷喷的家炖鲫鱼就会端上饭桌。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法忘记小时候这样的场景:爸爸骑车带着我们回程,天冷了父亲就会让我们钻到他的衣服后面,搂着他的腰,我还会不停的问“到哪儿啦?到哪儿啦?”……那么的幸福快乐! 

  那时的日子虽苦,我们的生活却很充实,他那时担任着单位的保安干事,抓坏人,防偷,防盗,夜晚巡逻,忙得不亦乐乎,有一年包头地震,家家户户将灯管栓在铁棍上,用来防震报警,父亲带着他的冲锋枪回家,我和妹妹趁着父亲睡觉,摸过他的冲锋枪,被父亲发现后狠狠的挨了一顿揍。 

  那时是快乐的,夜晚背完恼人的汉语拼音、历史朝代、计量单位换算,洗过脸,洗过脚,火炉的火很旺,映红了满屋的温暖,一家人在1.75平米的小屋里围坐着,没有收音机,没有电视,更没有春晚,也许是父亲说的《隋唐英雄传》,也许是妈妈讲的一段基督山伯爵,还有什么革命歌曲,样板戏,唱得最多便是《洪湖水浪打浪》了,说到开心的时候,我和妹妹能够把床蹬离位,到现在为止,那欢乐的笑声依然萦绕在耳畔。 

  小时候父亲是我最为敬畏的人。那时我们家住在新华书店家属院,隔壁邻居是我的小学同学姓贾,我那时是学校的大班长,记得有一次我给他辅导完功课,顺手将他的新铅笔盒拿回家,父亲晚上发现后,用棍子狠狠的揍了我一顿。 

   我上了高中后,有一段特别困难的时期,四个孩子都在念书,这使得父母的压力特别大,有一次爸爸妈妈做好饭菜后就出去了,不在家,我和妹妹想要零钱吃零食,就在爸爸放零钱的铁盒子里共拿了4块钱零钱,然后在爸爸的记账本子上留了一段话“爸爸,我们今天老师要了4块钱学杂费”!回到家里,一进房间就看到爸爸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桌子旁边放着那个记账的本子,看到了爸爸写的一行字“你们想要多少钱,尽管跟爸爸说,爸爸能挣”,看着这行字,再看打着酣睡的父亲,瞬间泪如泉涌…… 

  忘不了考上大学后,父亲骑自行车四处筹措学费,开学时将到10元一张的、好厚一摞的四百元学费交到我手上的沉重。上大学后,父亲逐渐放开了对我的约束,兴许是觉得自己能力有限已经不能再指导我的生活了,兴许是觉得我应该自己掌握自己的未来了。而与此同时,父亲在我心中也不如从前那般不可忤逆,我开始发现他的错误,他的缺陷,开始远离甚至有些反感了。 

  我这只正在学习飞翔的小鸟总觉得自己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与他斗气,不和他说话,不吃他做的饭,还哭得稀里哗啦的。有次父亲喝多酒,我当时工作生活压力大,俩人都是暴脾气,就因为家庭小事吵了起来,后来我几天不理他,隔几天父亲见我上大学落下的胃痛病又犯了,主动和我说,要多注意身体,找大夫看看,别硬扛着,听完我哭了。父亲属牛,很倔强的一个人,但是再倔强父母也强不过子女。我至今才理解这些,对于父亲只剩下感恩,只盼自己能够更努力一些,更出色一些,好化解父亲胸中的块垒告慰父亲的付出与爱。 

  父亲是那种善解人意有责任心的人,记忆中年轻时他没少和母亲吵架,但老了老了,母亲身体不好行动不便,父亲每天陪伴着母亲。天凉了,父亲会催促母亲加衣,母亲不舒服了,父亲更是比谁都焦急如焚,每天推着轮椅带母亲遛弯儿,没事的时候戴上老花镜给母亲读报,父亲已过了古稀之年,或许他早已领悟了人生无常,面对生死已是坦然豁达。常常说怕麻烦孩子们。听了这话,我真是心痛已极,父亲呵,你一生经历了那么多苦难,晚年还在替儿女思量。   

  今年我给父亲过生日,父亲应该有七十一岁了,也就是说父亲相伴母亲已经走过了五十八载,五十八年啊,这是怎样一种修来的姻缘?这是怎样的一种相濡以沫?看到父母老境后相濡以沫彼此照顾,偶尔再来个打情骂俏,我的眼睛便会泛潮。   

  忘不了,忘不了......,沉下心来,发现有着太多的忘不了,都埋藏在我记忆深处。 

  佛说,修百年才能同舟,修千年才能共枕.而我们一家人血脉相连的缘分,又要修多少年才能得到呢? 

  爸爸,我爱你!我长大了,父亲老了,不知何时,岁月渐白了你的发,颤抖了你的双手,累弯你的背脊,在你的脸上刻下了道道皱纹,已然成为人母的我心里很难受,很堵。不为人母,不知父心。父亲,我只想对您说:今生爱恨终将散去,血脉亲情永世相连啊! 谢谢您和母亲健康的活着,所幸人到中年,我还可以回家有爹可叫,有妈可喊。 

  我希望时光能够过得慢些,我想让岁月在你的身上多一些停留,可是,一切都是枉然。你在一天天衰老,你的生命在一天天减少,你对我的爱却未减丝毫。在你变白的头发,我都能感受到你深沉的爱;在你佝偻的背脊,我都能感受到你深邃的爱;沧桑的皱纹,我都能感受到你深厚的爱;粗糙的双手,我都能感受到你无私的爱;蹒跚的步伐里,我都能感受到你无言的爱。 

  我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会怎样。也许是手足无措,也许是慌乱无章,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的天空,塌了;我的世界,昏暗了。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会在思念与悲痛中度过,回想曾经与你一起经历的一切,活在回忆你的世界里。可以肯定的是,最后,我会将曾经的记忆与对你的思念埋藏心灵最深处。 

  儿时我喜欢牵着你的手,你陪我走过了我的前半生。我的喜怒哀乐,我的跌宕起伏,你都看在眼里,默默地陪在我身旁。你希望能陪我经过人生的风雨,走过人生的坎坷。现在我依然喜欢牵着你——我的帅老爸的手,希望陪你回味人生的美好,欣赏人生的夕阳红。我想就这样,陪你走过你的后半生,直到我无法再紧握你手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