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一缕泥土的芬芳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网 | 时间:2017-06-09 05:01:00 | 文章来源:人民公安报
 □本报记者 陶 炜 霍志荣 通讯员 卢新宇
  5月22日23时许,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公安局海拉尔分局海通路派出所民警恩和乌力吉写完工作日志,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准备小憩一会。
  突然,报警电话响了起来:光明村一条乡间路上有一个醉汉瘫坐在路边。恩和乌力吉迅速起身,带上装备,与同事一起赶赴现场。原来是村民李某醉酒后找不到家,瘦弱的恩和乌力吉和同事轮流将90多公斤重的李某背回家,李某的家属连声致谢。
  从警虽然才短短1年时间,90后小伙恩和乌力吉就已成长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驻村民警。

  “我的心霎时就凉了”
  2016年,恩和乌力吉考入警队,怀揣着对公安工作和新环境的憧憬,他从老家赤峰市来到海拉尔。刚下飞机,天气就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我记得那天是5月29日,我像往常一样穿着衬衫,没想到海拉尔却是刮着冷风,冻得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这里风景虽然美丽,却很‘冻人’。”恩和乌力吉说。
  恩和乌力吉被分配到海通路派出所,所长陈伟斌和教导员白平接上他,驱车半个多小时来到偏僻的光明村。下车后,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恩和乌力吉赶紧捂住了口鼻。教导员半开玩笑地说:“这里有一个养猪场,既然你闻不惯,就考虑让你当这里的驻村民警吧,这样你就慢慢习惯了。”
  光明村位于海拉尔城东,距离城区30余公里,村内空巢老人居多。警务室设在村委会的一个办公室内,两张桌子、一张床成为警务室的标准配置。
  恩和乌力吉生长在城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随时可享受的书店阅览、无线网络服务是他生活的重要内容。“来到这里,满眼都是低矮平房,满耳都是鸡鸣犬吠,还有陌生村民投来好奇的眼神,我的心霎时就凉了,甚至有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恩和乌力吉回忆道。

  “这小子行,办事不含糊”
  教导员对恩和乌力吉说:“要想开展好农村警务工作,首先得让村民认识你、接受你。”所以,恩和乌力吉最先开展的工作就是入户走访。
  第一次走访时,他还没做完自我介绍,就被对方打断了:“我着急去地里干活,有什么事儿晚上再来吧。”说完便甩门而去。走到第二家,第三家,要么不在家,要么就是不方便,最终无功而返。在返回警务室的路上,两条邋遢的流浪狗跟在他后面狂吠,他的心情跌至低谷。
  所长、教导员和身边战友看出恩和乌力吉失落的心情,几次找他谈话,传授一些开展农村警务工作的经验。恩和乌力吉重新树立起信心,慢慢摸索出与群众打交道的窍门。
  一天午后,恩和乌力吉接到报警电话:“我被冤枉了,你们赶紧过来给评评理!”他来不及多想,迅速来到村里的一家超市门口。
  一名男子挡在超市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出,附近围了一圈村民看热闹。看到民警来了,男子跌跌撞撞走上前说:“我刚才在超市买……买东西,老板娘硬说我少给了两……两毛钱,我是那样人吗?你给评评理!”恩和乌力吉闻着男子浑身的酒味儿,知道他喝多了。他一边安抚男子的情绪,一边联系男子的家属。家属赶到后,恩和乌力吉把双方叫到一起,现场查看监控录像,确认是男子少给了两角钱。
  后经过耐心调解,这名男子向老板娘道歉,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一场纠纷被成功化解。围观村民低声议论:“这小子行,别看年轻,办事不含糊!”

  就像小树苗在这片土地扎根成长
  一次,恩和乌力吉接到村民韩大娘的求助电话,她想开一个亲子关系证明,但是她和儿子的户口没在一个户口簿上,也记不清儿子落户的具体时间。放下电话,恩和乌力吉开始翻阅户籍档案,32本档案、2000余页的材料,一页一页翻找。3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在1981年的新生儿落户登记表里找到了韩大娘儿子的落户信息。复印、签字、盖章后,恩和乌力吉把开好的亲子关系证明送到了韩大娘家里。
  通过一件件小事,村民们开始接受他、认可他。村民们都说:“有事找小乌准没错!”前不久,韩大娘提着一筐土鸡蛋来到警务室,对恩和乌力吉说:“你呀,太瘦了,吃些鸡蛋补补身子!”他虽然没有收下,但村民们亲人般的温暖让他十分感动。
  入户走访、接处警、解决纠纷、接受求助,恩和乌力吉觉得,有了群众的支持,这些日常工作开展起来顺手多了。他在工作日志中写道:“我们与群众的距离,就是一道门槛的距离,多跨群众的门槛,群众就会把你记在心坎。”
  如今恩和乌力吉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地方,用他的话说:“我就像小树苗一样,已经在这片土地上扎根成长,我也习惯了这里泥土、粪便的气味,闻不出来是臭味,有时反而觉得是一缕淡淡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