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生死关头,他像凤凰一般浴火重生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网 | 时间:2017-09-28 12:04:00 | 文章来源:人民公安报

    正值瓜果飘香的季节,安徽省蚌埠市光彩小区内无花果、石榴、枇杷和柿子树枝繁叶茂,果实挂满了枝头。

  在社区工作人员带领下,记者一行来到A区2栋1单元402室。推开虚掩的房门,黑乎乎的墙壁从阳台一直延伸到厨房。房屋门窗上破碎的玻璃,轻轻一碰便掉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响。门口被烧焦的电开关,像是即将融化成液体,马上就要滴落下来。整个屋子光线灰暗,与屋外的瓜果飘香形成鲜明对比。

  2016年1月5日晚,正是在这间屋子里,蚌埠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教导员张劼在处置一起紧急警情时被严重烧伤,全身烧伤面积30%。经历14次手术后,张劼才脱离生命危险。

  那是怎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连日来,记者走访光彩小区和张劼所在单位,努力寻找他那英雄的影像。

危急关头,他拦住战友:“还是我第一个上”

  “光彩小区A区2栋1单元402室,住户吕某在家中堆放了若干液化气钢瓶和汽油桶,扬言要引爆炸毁居民楼。”2016年1月5日18时许,已经下班的张劼接到上级指令。

  没有片刻犹豫,张劼立即放下碗筷,火速赶往支队,与队友们一起紧急出警。到达现场后,现场指挥部确定了“谈判规劝”和“强攻突击”两套处置方案,决定由5名特警和3名消防队员组成联合强攻突击队;由特警执行破门突击任务,由消防员在前门和阳台门两处设置水枪阵地,掩护特警强行破门。

  20时许,在多次反复规劝无果的情况下,吕某突然情绪失控,大叫:“我要把楼炸了,我们一起完蛋!”

  “嫌疑人情绪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现场指挥部决定强攻。张劼和战友石鑫、李龙、石磊、周小康翻窗进入阳台,准备对阳台门进行破拆,并由阳台门向内突击。

  “你们进来,我要把你们都炸死!”负责破门任务的李龙,突然闻到一股煤气味:犯罪嫌疑人已经实施犯罪,不能再等了……

  “行动!”副支队长石鑫果断下达了突击命令。

  石鑫用一把太平斧在窗户上砸开个洞;李龙用破门锤迅速大力击打阳台门,一连砸断三根钢条并用手掰开。由于破开的门洞还不够大,突击队员为了挤进房间,脱去头盔、防护服,甚至连棉袄都脱了,身上只剩单薄的毛衣。

  当特警队员石磊准备第一个进入房间时,张劼突然拦下了他:“你马上要结婚了,还是我第一个上,我有处置经验!”

  话音刚落,张劼就一缩身从刚破开的窄小门洞钻了进去。此时,犯罪嫌疑人一边疯狂喊叫着,一边手忙脚乱地快速拧开了煤气罐的阀门,手中的火源开始靠近爆炸物……

  危急时刻,张劼屏住呼吸极速冲进客厅,扑倒犯罪嫌疑人。可是,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已将1个汽油桶口的棉布点燃。

  “嘭”的一声巨响,强大的爆燃冲击力将张劼和嫌疑人掀翻在地,满屋的高温大火瞬间将他的衣服点燃。他浑身是火,面部和四肢被严重烧伤。即便如此,他还是想着身后的战友,大喊:“点着了,快躲避。”

  随后,面对一片漆黑和满屋浓烟,突击队员冲入屋内,关闭已被打开的液化气罐阀门,并救起张劼。此时,张劼已无法动弹,但他的手还死死地压在犯罪嫌疑人的身上。

  据事后了解,402室内储存了100升液化石油气和60升汽油,一旦发生爆炸,必将导致楼毁人亡。关键时刻,张劼用血肉之躯阻止了危害的进一步扩大。

笑对磨难,他告白网友:“努力把腹肌再捡回来”

  一场生死对决就这样画上句号。

  犯罪嫌疑人被制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了,但张劼倒下了。他被紧急送往蚌埠市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救治。

  刚刚送到医院的张劼全身焦黑,面部像烧焦的木炭,根本就分不清哪是眼睛、哪是鼻子、哪是嘴巴。可在进入手术室前,他还伸出手来紧紧握着战友的手,用颤抖而微弱的声音问道:“你们都没事吧?”

  战友李龙回忆说:“那只手真冷,冷得刺骨,当时我就有一个疑问,‘我的劼哥,还能挺过去吗’。”

  “人还活着吗?”张劼的父母闻讯赶来。他们得知儿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必须马上手术切开气管治疗,颤抖着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手术后,切开的喉咙发不出声音,有人递来一块写字板,张劼父母写道:“儿子,有什么给爸爸妈妈说的吗?”张劼颤抖着写道:“我是中坚力量,我不上谁上?”

  一时间,整个病房,所有人都掉下了泪水。

  护理张劼的一个战友受到特警战术手语的启发,跟他约定:动大拇指是想大小便,动食指是想喝水,中指是想擦拭口鼻,无名指是疼痛求助,小拇指是立即叫医生。手语表达对于张劼来说是简单的事,可是他用遍了其他四指,就是不用那根无名指。

  坚强的张劼闯过了生死关头,但全身烧伤面积达30%,达深二度烧伤,几近毁容。为了让英雄得到更好的救治,张劼被转送到上海的医院。

  在上海的日子里,他一次次植皮、换肤,一连做了九次撕心裂肺的手术,每次都是常人难以忍受的钻心之痛。

  在接受头部清创手术时,由于无法麻醉,张劼能听到手术刀在头骨上刮出“嗞嗞”的声音。他的身体一直在颤抖,手术台上都是他的汗水。

  “醒着他是不怕疼的超人,只有在睡梦中他才会呻吟!”参与治疗的医生这样感慨。

  随着伤口的愈合,副作用也渐渐显现。他不能张开口好好地吃一顿饭,有时候吃几口,血水就会从口中溢出。由于要矫正口型,他睡的时候口中要含着扩张器。全身上下由于多次植皮,几乎找不到完整的地方。

  可就是这样,张劼依然表现出让所有人为之动容的坚强和乐观。

  2016年11月22日,张劼发了一条微博,只有短短19个字:“这么久没锻炼,腹肌都没了,努力把腹肌再捡回来。”短短一天后,这条微博获得点赞超过20万次。

重新再来,他没有言悔:“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记者采访时问张劼:“你后悔吗?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这样选择吗?”

  “我父亲也是一名警察,从小就教育我要有责任和担当。所以该上的时候就应该第一个上,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张劼的父亲叫张留成,是一名退休的铁路民警。张劼小时候曾在作文中写道:“我的爸爸是一名警察,我很崇拜他,长大后我也要做像他一样的警察”。

  2000年6月8日中午,张留成下班骑车回家,路上突然听到一阵“救命、救命”的呼喊声。回头一看,他见两名男子正用刀砍一名十五六岁的女孩。张留成立即扔下自行车,大喝一声:“住手!”同时,他快步冲上前用身体护住女孩。面对持刀的两名歹徒,赤手空拳的张留成毫不畏惧地展开了殊死搏斗,最终由于受伤失血过多瘫倒在地。

  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张留成脱离了生命危险。经诊断,他的头部有6处裂伤,左耳廓、耳前、耳下多处受伤,左耳只剩一点点皮连着,几乎要掉下来,刀伤裂口长达13厘米,颈部和胸部也有13厘米长的裂伤,全身共缝了103针!

  17年前,警察父亲用生命给还是警校学生的儿子上了一堂终生难忘的课:当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就是流血牺牲也要上!

  “从我爸负伤时起,我就想要成为像我爸一样的警察!”张劼告诉记者。

  英雄的种子在茁壮成长,并在2016年1月5日晚上浴火而生。张劼最喜欢的一首歌《倔强》这样唱道:爱我的人别紧张,你说被火烧过,才能出现凤凰,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